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欧洲新闻

废除《中导条约》是“欧洲的噩梦”

2018年11月06日 04:05   稿件来源:旅罗华人报  【字体:↑大 ↓小

 

 

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宣布要退出美国与苏联1987年签署的《中导条约》。消息一出,欧洲哗然。《中导条约》结束了美苏双方在欧洲地区剑拔弩张的导弹对峙,大大减少了笼罩在欧洲国家上空的战争阴云,被欧洲视为里程碑式的裁军条约。特朗普要从这一条约中“退群”,欧洲国家普遍感到严重不安,并予以批评和反对,认为特朗普此举无疑将给欧洲安全蒙上阴影,并对欧洲地缘政治局势和欧洲一体化进程产生深远的影响。

欧洲政界苦口婆心:保留欧洲安全的重要基石

法国总统府发表声明称,马克龙总统日前在与特朗普的电话会议中表达了对此事的关切。马克龙表示,《中导条约》对整个欧洲的安全及战略稳定具有相当的重要性。法国外交部发言人23日表示,法国非常重视常规和核军备的控制手段,并就美国退出《中导条约》一事与相关国家进行了密切的沟通,同时法国也呼吁各方避免任何仓促的单方面决定,这将是令人遗憾的。

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在声明中对特朗普的决定感到遗憾。他表示《中导条约》是30多年来保障欧洲安全的重要支柱,特朗普的决定为德国和欧洲带来难题,美国应考虑退出条约对欧洲及未来裁减军备带来的后果。但他也称,俄罗斯还没澄清有关其违反条约的指控,北约将会商讨此事的后续发展。

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赛博特22日在记者会上发表声明说,对美国宣称要退出《中导条约》感到遗憾,该条约是控制军备的重要力量,且符合欧洲利益,北约成员将讨论美方此举的后果。

欧委会22日呼吁莫斯科和华盛顿保留该条约。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的发言人表示:“该条约是欧洲安全架构的重要基石,必须得到保留。”

意大利安莎通讯社报道指出,美国单方面宣布将退出《中导条约》是一个巨大的错误,并引述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的话称:“希望美国评估退出这一条约对其自身、盟友和世界安全可能造成的后果。世界不需要新一轮军备竞赛,这不会使任何一方受益,只能引发更多不稳定因素。”

欧洲媒体猛批美国:再次悬挂达摩克利斯之剑

德国舆论认为,签署《中导协定》和推倒柏林墙一样都是冷战结束的标志,而特朗普退出《中导条约》将再次威胁世界和平。德国《焦点》周刊21日发表文章称特朗普退出《中导条约》的决定是“欧洲的噩梦”。文章认为,特朗普再次牺牲了欧洲。对欧洲来说,解禁的中程和中短程导弹的攻击范围将覆盖整个欧洲,这将带来致命的风险。

奥地利《维也纳日报》23日报道说,众所周知,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不是他自己签署的协议都不是很喜欢,所以美国退出了与亚太国家间的自贸协定,阻止了与欧洲国家间进行自贸谈判,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。现在,美国又开始在裁军这一特别敏感的领域自行其是。

法国媒体则表示,在相继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及伊朗核协议后,美国的再次“退群”让人怀疑这一系列的退出是否真的有意义。如果缺乏对武器的有效控制,那么世界将重新被新的军备竞赛所困扰。与此同时,美俄双方于2010年签署的第三阶段《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》也将于2021年到期,鉴于当前的情况,该协议延期的相关谈判会变得越来越复杂。

奥地利《新闻报》23日头版发表该报记者、外交问题专家索莫鲍尔撰写的文章《军备竞赛的回归》称,美国退出《中导条约》对于世界安全影响重大。文章说,欧洲是《中导条约》最大受益者。美国宣布退出条约使欧洲陷入不安,欧洲国家对此非常茫然,甚至认为冷战又回来了,美国与俄罗斯将开展新的军备竞赛。

奥地利《维也纳日报》注意到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目前访问莫斯科,通报美国想要退出《中导条约》。该报题为《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回归》的文章说,博尔顿与俄方之间是否有真正的谈判值得怀疑,因为退出这份1987年签署的条约基本上就是出于博尔顿本人的建议。博尔顿被视为美国政治圈子中的蛊惑煽动者,是鹰派中的鹰派。文章回顾了冷战时期美苏在欧洲争霸,认为欧洲曾是美苏核争霸的竞技场,核毁灭的危险曾经是悬在欧洲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,是1987年签署的《中导条约》将这把剑取走。奥地利俄罗斯问题专家曼高特表示,如果美国和俄罗斯不能在欧洲停止军备竞赛,美国就有可能在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部署导弹,核战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将重新回到欧洲。

意大利《日报》认为,在特朗普宣布这一消息后,全世界都持强烈反对态度。一旦美国真正退出《中导条约》,将打破美俄两国间现有的战略平衡,并引发一系列恶性连锁反应。因此,特朗普的这一选择无疑是“灾难性”的。

意大利舆论:不利于欧洲一体化进程

针对特朗普近日宣布美国有意退出《中导条约》,意大利主流媒体罕见地集体批评特朗普政府这一极不负责任的做法,认为这不仅将对世界和平稳定造成严重威胁,同时也给欧盟未来发展蒙上阴影。

意大利《晚邮报》题为《导弹噩梦和核战争升级的恐惧》的文章指出,特朗普政府如果最终选择退出《中导条约》,将对欧洲未来发展造成极大负面影响,很有可能使欧洲再次陷入冷战的深渊。在“美国优先”的旗号下,特朗普一方面希望通过支持民粹主义打破现有欧盟模式,另一方面倾向于同单个欧洲国家谈判解决分歧。退出《中导条约》给了特朗普以安全为由同单个欧洲国家结盟的借口,而这显然不利于欧洲一体化进程和欧盟未来发展。来源:光明日报
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供稿信箱 | 联系方式                Copyright 2008-2012 www.china-eu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